我的心理健康问题

Helen Richardson-Walsh是英国最成功的曲棍球运动员之一。她曾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夺得铜牌,并在四年后的里约奥运会上夺得金牌。在与荷兰队的决赛中,Helen打进了英国队的两个决定性点球之一。尽管她取得了成功,但威胁到她职业生涯的伤病使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在成为一名优秀运动员的过程中,她身经百战。在本文中,Helen讲述了自己如何应对心理健康问题,她所得到的支持,以及她给予面临类似问题的运动员的建议。

  • 奥运金牌得主Helen Richardson-Walsh是英国最成功的曲棍球运动员之一。
  • 她曾经因为受伤而险些要提前结束职业生涯,在那之后便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 在这篇有关自己的文章中, Helen就一个引起越发多讨论和越发少指责的问题,向其他运动员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我从运动中学到了很多,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也学到了很多。它给了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但我在职业生涯中受了几次重伤,所以真的很想分享我从中学到的东西。

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不久,我第一次受重伤:脚踝的一根肌腱断裂。这不是令人愉快的经历,我需要做三次手术。事实上,我两年都不能打曲棍球,所以我错过了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资格赛,最终我们未能获得参加这届奥运会的资格。

当你受伤时,即使你只是休息一两个星期,也会真正影响到你。当休息时间变得越来越长,我不太确定人们是否意识到这对运动员的心理影响。

两年不能打球——整整两年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真的是一段艰难的时光。但是,当时我开始反思并意识到,我对自己的了解确实得到加深,所以我能够变得更强大——无论当时多么艰难。如果我能为下一代运动员提供一些建议,让他们在运动生涯中少一些压力,那就太好了。

当事情变得无法承受

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主场获得奖牌之后,我再次受伤,我的背部椎间盘破裂,脊髓受到影响。这很不幸,我需要再次手术,但我仍然认为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恢复并参加里约奥运会。不到一年,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我需要做更多的手术。就是这次,真的击中了我的要害。我错过了世界杯,球队又换了新教练,我当时32岁,正处于职业生涯的后期,而且在奥运会之前没有多少时间了。我真的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能重回赛场,再次代表英国打球。这些想法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这就是我为什么如此挣扎的原因。

有些日子我早上都不想起床。很多时候都一直在流泪。我只是哭个不停。我饱受身体疼痛和抑郁的折磨,难以入睡,感觉自己对此无能为力。我无法改变自己的想法,这时我意识到自己需要帮助。

恢复从你自己开始

身体康复和心理康复有相似之处。但心理问题可能更难治愈。如果身体受伤了,在可能的情况下,它会进行自我修复。我认为心理上会感觉更痛苦,因为它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自我修复。虽然时间真的能够淡化伤痛,但也只有方法得当才能恢复健康。你真的需要有正确的过程才能恢复。

这需要你学习如何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关键是自我意识,以及如何能够真正弄清楚自己头脑中在想什么。如果能做到这一点,那么你就可以真正开始改变。

我学会了帮助自己。我开始练习正念,并使用冥想应用程序,我觉得这非常有帮助。我每天抽出时间试图清除那些负面想法,并意识到自己需要更多时间与亲朋好友呆在一起——这可能是我过去做得不够的地方。

让别人支持你

尽管如此,毫无疑问,那段时间我需要很多支持。我寻求外界的帮助,并开始看心理医生。我真的很挣扎,失去了所有的信心和自尊。我需要外界的帮助才能重新成为我自己。

去见一个不认识任何体育界人士的人,一个对曲棍球运动圈中任何人都不感兴趣的人,这真的很有帮助。他们只是为我而存在。这一点非常重要。

曲棍球当然是团队运动。我认为,成为团队一员可能有帮助,但同时也没有帮助。当我挣扎的时候,我真的可以孤立自己。我倾向于让自己远离他人,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但是当我能够分享一点点并让球队知道到我的感受时,这确实帮了我很大的忙。

整个团队都给我非常棒的支持,我认为这表明人们都愿意接受和支持他人;不过如果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无能为力了。我真的很高兴自己确实告诉别人我的问题,我亲自告诉最亲密的朋友,并通过博客与团队其他人分享了我的问题。这对我有帮助,但我认为这也有助于团队了解我在想什么,这反过来又有助于我们的关系。

我对任何面临心理问题的运动员的建议就是寻求帮助。这在当时确实帮助了我,而当我真正做到这一点时,我多么懊悔自己当初没能早点做到。

意识是关键

我很幸运。我得到了很多支持,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关于心理健康和身心健康的谈话在当时还没有开始。我认为这是变化最大的领域之一。虽然还没有达到必要的水平,但肯定在议事日程上。应该有一些非常明确的方案和流程,这样如果你受伤,不论你是谁,取得了什么成就,或从事哪项运动,都可以获得支持。

心理健康问题仍然会遭人指责。这取决于你所处的环境,但我认为在体育界——现在已经有一些人大胆说出来了——人们不再那么羞于言表了。但有时你无法控制自己的想法,无法控制别人对你的看法。仍然有这样的感觉,即抑郁症是软弱的表现,你无法应对眼前的一切。人们谈论得越多,以后情况就越容易改善。我认为不一定需要在公开场合讨论这一话题,但是我认为把它放在台面上和周围的人进行讨论真的很有帮助。

我对任何面临心理健康问题的运动员的建议就是寻求帮助。与你的朋友交谈,或者如果你对此感到不自在,可以向专业人士求助。咨询医生,并转诊去看心理治疗师。这在当时确实帮助了我,而当我真正做到这一点时,我多么懊悔自己当初没能早点做到。以任何你觉得最适合自己的方式寻求帮助。

在接下来的12个月内,我们将探讨一些与心理健康相关的重要话题,包括运动员和专家的见解。请注册Athlete365,及时获取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