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奥委会主席Thomas Bach致运动员的信

尊敬的运动员们, 

在这场前所未有的危机中,我们大家团结一致。 

和你们一样,我们非常关注Covid-19大流行对人们生活所造成的影响。人的生命高于一切,包括奥运会的举办。国际奥委会希望能够为解决这个问题出一份力。因此,我们的首要原则是保护所有相关人员的健康,并为疫情控制做出贡献。我向大家保证,我们在有关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所有决策中,都将坚持这一原则。 

对于来自206个国家奥委会的你们来说,通往东京奥运会之路各不相同。由于你们所在国家采取的疫情抗击措施,许多人无法按照自己习惯的方式做好准备和训练,甚至根本无法训练。你们很多人正在进行训练,并期待着实现奥运梦想。你们很多人已经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同时也有相当多的运动员还没有。 

然而,我们都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让我们神经紧张,并引发或加深对未来前景的怀疑;它摧毁了希望。有些人甚至不得不担心自己的生存。这种不确定性源自这样一个现实,即此时此刻,没有人能够真正完全可靠地判断,这场战疫将持续多久。体育界、科学界、媒体界、政治界,乃至整个社会都将面临这一现实。因此,不幸的是,国际奥委会也无法回答大家所有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听取包括世界卫生组织(WHO)成员在内的特别工作组的建议。 

作为成功的运动员,大家都知道我们绝不言弃,即使成功的机会似乎很渺茫。我们对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承诺基于这样一种经验。这就是我们作为运动员的经验 – 您必须始终做好准备适应新形势。因此,如前所述,我们一直在设想不同的方案,而且几乎每天都在调整这些设想。 

一方面,日本的形势出现显著改善,日本人民热烈欢迎奥运圣火的到来。这可能会增强我们对东道主日本的信心,即我们可以在一定的安全限制下在日本举办奥运会,同时尊重我们保护所有相关人员健康的原则。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在各大陆的多个国家,病例急剧增加,或爆发新疫情。因此,我们必须在我们的设想方案中采取下一个步骤。 

你们当中有些人认为当前形势不尽人意,我想我能够与你们感同身受。虽然是在截然不同的情况下,出于截然不同的原因,我作为一名运动员在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之前,也面临过不确定性。我们不确定奥运会是否会举行,是否会允许我们参加。坦率地说,我更希望当时的决策者能花更多的时间,根据更可靠的信息做出决策。 

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我们认为现在就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举办日期作出最后决定仍为时过早。 

所以,像大家一样,我们处于两难境地:取消奥运会将摧毁来自所有206个国家奥委会和国际奥委会难民奥运代表团的11000名运动员,很可能还有残奥会运动员,以及所有支持你们的教练、医生、官员、训练伙伴、朋友和家人的奥运梦想。取消奥运会不会解决任何问题,也无助于任何人。因此,这不在我们的议事日程中。 

今天我们决定推迟举办奥运会,但还无法确定奥运会的新日期,因为两个方面的事态发展都不确定:一些国家由于正在采取严厉措施,使得形势有所改善,与此同时,另外一些国家的形势正在恶化。 

与其他体育赛事不同的是,推迟奥运会会让我们面临极其复杂的挑战。仅举几个例子: 

奥运会所需的一些重要场所可能再也无法使用。已经订出的数百万间酒店客房就是非常难以处理的情况,而且至少有33个奥运项目的国际体育赛事也必须调整。这些只是无数挑战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因此,进一步研究不同设想方案将需要2020年东京奥运会组织委员会和日本当局,以及所有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国家奥委会和奥运会所有利益相关方的充分承诺与合作。鉴于全球形势日益恶化,且本着我们对奥运会的共同承诺,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于今天开始启动我们设想方案的下一步。 

我们已同所有利益相关方一道,于今天开始进行详细讨论,以便完成我们对迅速发展的世界卫生形势及其对奥运会影响的评估,包括推迟举办。我们正在全力以赴,并有信心在未来四周内完成这些讨论。 

我知道,这种前所未有的形势令大家的许多问题依然悬而未决。我也知道,这种理性的方式可能与你们许多人必须经历的情绪相左。因此,在设法解决大家面临的形势以及大家对于训练、奥运会资格系统及参赛方面的问题时,我们鼓励大家密切关注Athlete365的最新信息,同时也与你们的国家奥委会和国家单项体育联合会保持密切联系。 

我希望,而且我们大家都在为之努力,即所有五大洲众多运动员、国家奥委会和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的希望得以实现:在这个我们大家一起正在穿过的黑暗隧道的尽头,不知道它有多长,奥运圣火将是这条隧道尽头的那一束灯光。 

作为奥林匹克运动员,我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我们面临的挑战,接受和支持我们的原则,即保护你们、你们家人和每个人的健康,并继续坚持自己的奥运梦想。 

祝愿大家、你们的家人和朋友身体健康、万事如意。